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

2020年10月27日 10:45

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Husky Energy)。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曾是最赚钱的“现金奶牛”,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

当地时间10月25日,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 Energy Inc.的名义运营,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包括债务在内,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

油价重压之下,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背负上沉重债务,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

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双方表示,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根据交易规则,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imited)和李嘉诚的L.F. Investments (Barbados) Ltd.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股份。以此计算,交易完成后,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的股份。

两家公司称,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增强现金流,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桶的情况下,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桶;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

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但是,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此外,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

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相比之下,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正因为此,在超低油价风暴中,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

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1970年代,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1987年初,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2001年时,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

另有媒体报道,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外国人不能购买“财政状况健全”的能源公司。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绕过上述投资限制。

从赫斯基开始,此后30年间,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

近几个月,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就在数天前,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Concho Resources Inc.),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刘威


相关推荐

让每一位租客享受更高档次,更优惠的生活!

身处城市的人们本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面对辞职每个人的理由不尽相同,但都包含了难以言喻的心酸与苦楚。一.工资静止在3500璐璐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人事告诉她:你没有工作经验,工资只能给你3500一个月。3500扣除掉五险一金以及房租,在深圳基本就是月光。毕竟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底气,璐璐就抱着后期或许能涨工资的想法,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一年多,案子多的时候能多点补贴工资也会高点,但大多时候工资都静止在3500。让璐璐决定一定要辞职,是因为有一段时间较为空闲时,人事提出意见:要砍掉所有设计师底薪的1/3,等案子多了再补回来。现实就是现实,璐璐意识到当饭都吃不起,房子也住不起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苦苦坚持下去。二.和对象共进退很多人离开某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出于家庭和感情因素的考量,小李就是其中之一。小李决定年底要离开深圳,因为她的男朋友想要回老家发展,而且自己本来就不是深圳人。是继续留在深圳为了所谓的梦想每天挤地铁、跟房东周旋,还是跟男朋友回老家过着舒适且平淡的生活,她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和男朋友一起离开。小李也犹豫过,但是她觉得,人只能选择当下不会后悔的决定,不管将来如何,起码此刻觉得值了。三.加班加到崩溃刚毕业没多久的盈盈,换了这份工作后简直要被虐哭了,说着不提倡加班的上司确实下班挺早的,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周末还常常有临时安排的工作,连着加班了几个礼拜以后,天天都觉得好煎熬。朋友偶尔约个饭,她拼命完成的当天工作,想要早点下班,但临近下班时还是会有新的工作安排,无奈的盈盈只能一次次回绝朋友们的约会,日子久了,朋友们聚会也自动忽略了盈盈。有时候她会问自己:是不是我太娇气了?只有我觉得这种日子太难熬吗?又一次周末加班加到心态崩了,她狠狠哭了一场,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理由。四.努力得不到回报大兵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公司今年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们部门拿下的,本想着到年底应该公司会表扬他们部门并且有相应的奖励,但是出于某些内部竞争和其他的缘故,人事却通知大兵他们经理,这年的年终奖没有他们部门的份。年终奖对于大兵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年初时大兵就发誓今年好好努力,年底拿了年终奖就换一个好点、近点的房子,但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辛苦了一年,却连年终奖都没拿到,沮丧的大兵还是选择了放弃。年底到了,有人说,拿了年终奖就该走了,也有人说,再看看吧,也许明年就好了。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房租上涨的速度,再怎么奋斗也逃离不了起早贪黑挤公交的命运,是很多在城市漂泊异乡人的感慨。如果说决定离开深圳的租客们有太多遗憾,那么其中一定包含租客网给予他们的温暖。租客网从“单边收费”,以不收取中介费等一系列费用减轻租客经济负担,到推出“租客惠”优惠买单,让租客享受到档次更高、更优惠的生活,以及“全民合伙人”为所有租客提供一个新的创业赚钱机会。租客网一直努力在降低租客经济负担的同时,让租客的精神也得以享受,以租客的需求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不管你是继续坚守原地,还是有新的规划,相信,租客网都会一如既往为我们提供如家一般的温暖!

2020年08月19日 10:30

撑过疫情的长租公寓,还会迎来行业爆发吗?—熬过黑暗,迎来黎明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五月,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5月11日 10:43

宁德时代第一季净利同比降29%:创始人曾毓群身价800亿

原标题:宁德时代第一季净利同比降29%:创始人曾毓群身价800亿来源:雷帝网昨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90.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14%。主要原因为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及市场影响,新能源汽车装机量大幅下降,导致公司一季度动力电池销售收入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比下降。截至2020年3月31日,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为大股东,持股为25.88%,黄世霖为二股东,持股为11.81%,宁波联合创新新能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7.53%;李平持股为5.07%,深圳市招银叁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3.27%,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3.03%,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为2.43%;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博瑞荣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1.65%,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博瑞荣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1.57%。其中,深圳市招银叁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存在关联关系。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曾毓群和李平为一致行动人。曾毓群通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为25.88%,为公司的实际大股东。当前,宁德时代市值超过3000亿,以此计算,曾毓群身价约800亿,李平身价156.66亿元,黄世霖身价365亿元。宁德时代宣布,以公司2019年12月31日总股本2,208,399,700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2.2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股利4.86亿元。本年度不送股,不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

2020年04月29日 13:51